全部
  • 默认栏目
  • (32)

赵广宇:沉底的爱

姐大我10岁。小时候家境贫寒,孩子多,姐很小就辍学留在家中带我。那时候,我还不怎么记事,姐说,我小时候长得秀气,像女孩子,她常给我扎小辫,穿花裙子,把我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,亲得很!姐19岁就出嫁了。姐夫是一个泥瓦匠,人厚道。那时,我才9岁,已不完全记得姐出嫁的情形,只记得姐穿着红棉袄,头上包块红围巾,一辆大卡车停在门外来接她。上车前,姐走到我跟前给我塞了满满一兜的糖果,轻轻掐了一下我的脸蛋,强拧着笑了...

  • 187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2017.01.04 08:19

赵广宇:走一段路,就是翻一座山,2017你来了!

2017就这样来了。站在2017的路口,回眸2016,该说什么呢?日子没变,生活依旧,工作一样忙碌。2016,很平淡,平淡的有些超乎寻常。再沉淀了一点,再让内心平静了一些。更加专注于生活和家庭。更加喜欢独处静思,喜欢简单朴素,喜欢状态归零。更加理性的存在,不盲目膜拜,不随波逐流。2016,最正确的抉择就是亲自带上孩子。尽管辛苦,但也欣慰。孩子又长一岁,个头长了,有了自己的主张和思想,能做力所能及的事,能表达自己的想法...

  • 16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1.03 08:07

2 赵广宇:教育的苍白无力和软弱无能

教育没有绝对的拯救功能,也不可能是万能的。教育在某些时候,显得苍白无力,软弱无能。常感觉到,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就是陪伴,在一定条件下就是悲壮的坚守。 走访了几所基层学校,听到和看到不少无可奈何的教育现象。我在思考:学生厌学,学风不浓,学困生比例大,整个学校弥漫一种低迷的气氛,这到底是学校管理的问题,教师的问题,家教的问题,还是学生的问题? 回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:中考在即,九年级已经进入模考冲刺阶段。第...

  • 2416
  • 3
  • 52
  • 0
2016.12.26 08:25

赵广宇:永远的洛川师范(二)

有人说,怀念一个地方是因为怀念那里的人,忘不了一个地方是因为忘不了那里的事。进校后,正赶上军训。晚上紧急集合,舍友们都跑出去了,我的帽子还没找着。蹲在操场上抱着头。连长用手电筒挨个照着查,光移到我头上,我的心紧得厉害。“起立!”连长吓厉一声。我颤颤悠悠站起来。“帽子呢?”,我不吱声。他将手电光往我身后一扫,“看你把衣服穿成啥样了?”我扭头一看,才发现秋裤的一条腿拉在地上半截子。红色的。身边的同学哧哧偷笑...

  • 18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6.12.08 09:28

赵广宇:故乡的小路

初冬的山野,一大片一大片萧索破败的杂草蔓延整个深深浅浅的沟壑。这是我生活了20多年的故乡,这里有我苦涩的童年和充满憧憬的青葱岁月,有小伙伴、麦田、油菜花、小院、窑洞、老槐树以及那头老黄牛。远处的一缕炊烟,袅袅升起,我的眼眶忽然不自主的就湿润了——这就是我记忆中故乡的小路吗?故乡这条小路,常常萦绕在我的梦中,小路上满是羊角角曼、红嘴鸭、崖畔上还有蹦跳的小松鼠。我带着儿子,站上高高的土堆,故乡那条小路尽在...

  • 134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12.06 08:00

赵广宇:做好中层实属不易

学校中层的工作,是学校管理的核心元素。但要想真正做好中层,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不少中层在实际工作中,目标不明确,思路不清晰。加之,上级、学校杂务又多,因此,就东一榔头,西一棒子疲于应付。谈不上管理效能,更谈不上管理水平,甚至只扮演了维护现状,守摊子,做应急抢险队员的角色。学校的事涉及面广,工作安排,常规检查,听课评课,组织活动,教育科研,表册填报,材料撰写,方案总结、各种会议、校本培训、教师考...

  • 16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6.11.30 09:46

赵广宇:余生还长,过好自己

看过不少“育英杯”教师美文大赛的作品。突然觉得,那么多的作品,完全可以分为两大类别:怀旧追忆类和职业叙说类。我就在想,今天,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在怀旧?都愿意把情感和故事定格在过往的途中?怀旧笔锋刻画的生活是那般的浪漫多姿清纯甜美。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生活却多了一些苍白和涩涩?我承认,我也是一个特别怀旧的人。静夜,一个人,满脑子都是一片欢声笑语,都是校园学生。我在写《活在富县》系列散文时,朋友问我:“怎么...

  • 372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2016.09.01 08:25

赵广宇:活在富县(三)

1998年,对,就是抗洪抢险的那一年,唱着“泥巴裹满裤腿,汗水湿透一背,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却知道你为了谁……”我师范毕业了。命还好,赶上了分配工作的末班车,把铁饭碗抢到了手。命更好,我是当年富县籍师范毕业生中为数不多被分配到中学任教的。我被分配到了初中的母校教语文课。走上讲台那一刻,很骄傲,很风光,我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和我经历相同的许多同龄人,也都找到了自己前进的路口,也都在各自前进的方向一路风光。...

  • 423
  • 0
  • 9
  • 0
2016.08.22 08:03

赵广宇:哪怕尽头根本没有风景

加班完,天完全黑了,夜市已经上来。坐的太久,腰都直了,脖子像夹着夹板,不敢动,动一下,头皮就发麻,龇牙咧嘴转动了好一阵子,擦把脸,关机,回家。背对着马路,坐在路边小摊旁吃盘炒细面,盛夏的热浪还在肆无忌惮的扑打着周身,地上蒸出裹脚的湿热,弥漫着泔腥的气味。几个壮实彪悍的哥们,光着膀子,肚子放在大腿上,嘴角叼支烟,一只眼都熏得睁不开,歪着头,嘣!一瓶啤酒打开,白沫直冒。光头上全是斗大光亮的汗珠,跟服务...

  • 37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6.07.17 10:04

赵广宇:脚朝远方,心更静罢

人的情感里有一种东西扣在心底,不能碰,一碰就会碎落一地。小时候身体弱,常生病,躺在炕上发着高烧,神智恍惚。妈去村里医生那里问药,从纸包里拿出几片黄白相加的药片,碾碎了,揽在小勺里和点水哄我喝:“闭上眼

  • 156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5.26 08: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