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  • 百味生活
  • (4)

过日子,就是一天重复着另一天

翟刚从内蒙回来了,这次看来是真下决心不走了,连老婆孩子都一起带回来了。几个发小聚在一起,为翟刚接风。那天喝了很多酒,难得放下了身上的包袱,撕掉了脸上的面具,畅快的醉了个一塌糊涂。晚上唱歌,个个都五音不全,个个都泪流满面。同举杯,共祝福,一饮而尽的不是酒,而是岁月。一起走过的日子,全在微醉的酒意里摇晃成一幅画卷,画卷里染上了大片的沧桑。大伙畅饮,畅谈,喝下去的是酒,道出来的全是过往。一晃之间,我们这...

  • 2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7.18 15:44

后视镜中我看到你的身影

春节前回家,推开父亲的门,屋子里很暗,父亲倚着一摞被子斜躺着。看见我,挺起身来应一声:“哦!回来了。”突然看到父亲右半边脸全烂了,右眼旁一块紫青的斑,我心一紧:“这是咋了?爸!”他含糊了一句:“没事,摔了一跤。”腊月他去赶集,回来时背了好多东西,走不稳,脚下一歪一头栽在地上。哥说:“八十多岁的人了,哪能经得起这一摔?要他去镇上的卫生院包扎,死活不肯去,没办法只好弄点药在家里用。”我凑上去看父亲的脸,擦伤已...

  • 2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10 08:03

那些年,我们一起走过

坐在不足二十平米的青砖大瓦房里,地是用半截砖铺成的,高低错落,像是搓衣板。芦席顶棚上老鼠一家正在操练。两根铁架一支的方桌,一根拍黄瓜,一盘腌菜,一碟花生米,几瓶“老干部”,我们七个人喝到栽倒又扶起,扶起又栽倒的天地。猴子把手臂搭在我肩上,“小子,你记着,咱这帮穷哥们拧在一起,永远都在一起。”说完,伸手去抓桌上的酒瓶。李军一把将酒瓶拿开:“猴子,别再喝了,喝多了。”“滚!谁喝多了?今儿高兴,谁都别拦着,拿...

  • 38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7.03.31 08:39

2 赵广宇:年味,就是妈做的豆腐味

记忆中,童年的腊月是繁忙的。进入腊月,人们就开始为年而忙,拉磨、掀碾子、摊黄黄、蒸馍、做豆腐、炸糕,赶集办年货。大人小孩各忙其事,各得其乐。集市上喧闹繁华,人声鼎沸,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,摊位遍布大街小巷。干鲜货品,南北吃食,时尚穿戴,精美年画,林林总总,应有尽有。满街都是花花绿绿的糖果、红火的春联、成盘成挂的鞭炮、韭黄葱绿的蔬菜、新鲜白亮的鱼肉、时尚新潮的服装、南疆北国的杂货……如潮的人群在店里、摊...

  • 377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7.01.26 08:29

没有更多了